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[ 登錄 ] [ 注冊 ]

傷城

時間:2020-11-13    來源:www.dfcq.net.cn    作者:雨未  閱讀:

最近狀態很是不好,端午節放假三天,計劃去趟撫仙湖散散心。6點鬧鐘響,心里嘀咕再睡5分鐘,醒來卻是下午1點半。去撫仙湖的計劃算是泡湯了。

赤身裸體的下了樓,開了漫步者,依舊是Nightwish的《The Poet And The Pendulum》,一曲14分鐘的搖滾音樂劇。躺在沙發上又點了香煙,看著昨晚收拾好的行裝,除了失望還是失望,這5分鐘怎么就變成了5小時?煙圈幽幽的散發出來的青煙,又開始恨自己,從五月份開始越來越恨自己,到底是恨什么,只是不愿被提及,因為不敢面對。

為了讓家里有個動的東西,不愿意家里那么冷。上周特意去買了五條熱帶魚,精心飼養著,三天一換水,用的是純凈水,外加海鹽,每天喂魚食,生怕死了,因為家里只有它們是動的,可以說是活的。每天下班回家,安靜、整潔、干凈,溫馨,但卻不被賦予“家”的味道。家的味道和什么有關聯呢?我想答案我是知道的。突然想到一句話,于是發表在QQ微博上了,原文如下:

“養了五條熱帶魚,其中有兩對是夫妻,落單一只,取名叫它小三。”

我想我是恨自己的,因為這個家,曾今賦予了它多少希望,賦予了多少期待,賦予了多少堅決,如今卻收獲了多少絕望,多少辛酸,多少可悲。那個紅色匣子里裝了多少故事,一葉知秋的感覺。于是想出去走走,去哪里,卻不知道,穿上衣服,看著鏡子,腦袋卻只有一個詞——人模狗樣。

  • 突然想起朋友說的那個詞——人格。

    有些東西只有在特有的環境中和狀態下才能體會到那份味道的,譬如那首《The First Snowflakes》,只有在那個時間、那個狀態、那個地方聽才能捕捉到的,即使你現在擁有了WAV格式的這首曲子,即便你擁有再好的音響設備,也是感覺不到那份味道的,回不去的不只是過去,其實還有味道,味道就是味道,不言而喻、不可重溫、不被復制。

    出門什么都可以不帶,唯獨不能落下耳機,入耳式的耳機可以讓你與世隔絕。還是《The Poet And The Pendulum》,我喜歡一首歌就會拋棄其他的,直到聽的不能再被熟悉,手機里這首歌是FLAC格式的,音質如此奔放,如此令人陶醉。鎖上門,看看鑰匙,原來五把鑰匙始終陪在身邊的只有一把,其余的都安眠在那個匣子里,直到生銹。

    算是來到了南屏街,但不知是什么原因,看著一對對的情侶手牽手的那份甜蜜如此扎眼,未曾有過如此的嫉妒及失落感。撥通了一個手機號碼,卻是停機,唯有嘆息。只剩嘆息。看電影吧,就看《加勒比海盜4》,買了票,拿到3D眼鏡,找到位置,等開始。前排的是對情侶。只想逃避的卻是那樣巧合的給你眼睛里揉沙子,還不到半小時,我便出來了,因為我看的不是電影看的是泛黃的記憶。你們什么時候不大秀恩愛好,偏偏在電影院,恰巧的是在我的前排,最可恨的是為什么你非要挽著伴侶的胳膊,將頭依在伴侶的肩膀上。

    出來一點不后悔,雖然50大洋灰飛煙滅。天色暗了下來,風吹的人涼颼颼的,大喊過癮,去超市。卻完成了我小時候的一個夙愿,小時候覺得火腿腸很好吃,不敢大口大口的吃,只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噌,生怕一下子吃完了,那時候就想,我要是有一堆火腿腸多好,那樣我就敢大口大口的咬了。于是我買了40根王中王,還是60克一根的。回家放在櫥柜里,那該是多滿足的。呵呵。超市里有雀巢果維在做活動,買一袋送一只橙色果維的杯子,很是漂亮,于是買了兩袋,送了兩個杯子,但不知為什么要買兩個,可能是習慣吧。家里有雙份的拖鞋,雙份的牙刷、牙刷杯,雙份的洗浴用品,雙份的紅酒杯,雙份的一切的一切,雖然只用雙份的一半。

    從超市出來路過CK Calvin Klein,這里有我的朋友,和她們很熟,她們依舊還是先翻我的包,找吃的,或者是口香糖,今天只有火腿腸,一看是雙匯的,說什么雙匯的火腿腸有問題,電視都曝光了。我靠,真想暈死在這里。我小時候的夢想實現了卻又被無情的賜死在這樣無情的言論中,我無語,但我心里發誓,一定要將這些火腿腸大口大口的咬著吃。每次路過柏聯CK Calvin Klein我都會進去聊聊,店長是個很有魅力的東北女強人,還有那個叫“火山”的女經理,以及這幾個美女員工。其實我心里明白CK Calvin Klein也寄托著我一份期望,而這份期望卻不知何時才能接納這個夢想,這個夢想會左右我的一生,我的一生也許會因為這個寄托改變我的未來,這一切,卻和家的味道驟然聯系在一起。

    天色已晚,回家,那個讓我充滿了期望又填充了恨的地方,卻又不得不呆在的那里的地方。吹著涼風,聽著《The Poet And The Pendulum》第五部分,趕上了73路末班車,極不情愿的通往那個方向。

    公交車上真是人才輩出的地方,一女的長的很是漂亮,大概二十七八樣子,很是古典,我則在她座位旁邊站著。一會兒她手機響了,用很柔美的聲音說:“老公,你出差回來了呀,餓了吧,冰箱里有做好的牛肉還有一些面包,你先將就一下,我馬上就回來了,已經在車上了,回來給你做好吃的,聽話啊,我很快就到家了。恩,好,待會見!”多好的一個女人啊,真是羨慕,這就是家的味道吧,我心里這么想。接著這女的又發出去了這樣一條短信,卻被我瞟見了,原文如下:

    “今晚別來我這兒了,我老公出差回來了,不要電話我,我會想你的。乖,么么。”隨后便刪掉了這條信息。

    很快我到站了,下車還在尋思著,也許這女的在金牛小區就下車了,或者在西貢碼頭吧。

    回到家,開燈,打開漫步者,Nightwish的《The Poet And The Pendulum》。拆包裝,四勺雀巢果維,150毫升沸水,攪拌,扣蓋,坐于沙發,大口大口的咬火腿腸,一口氣連吃五根。接著點煙,猛吸一口。

    恨,隨即又來。。。

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發表評論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!
      深度閱讀
      名家散文  愛情散文  散文詩  抒情敘事  
      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