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[ 登錄 ] [ 注冊 ]

王貴與安娜經典語錄

時間:2020-11-13    來源:www.dfcq.net.cn    作者:海崖  閱讀:

共同語言是一個階級詞匯,用它可以將人劃分成三六九等。它是一個檔次,像篩選水果的機器一樣,把大小相等的果子劃拉到一個筐里。"我和你沒有共同語言"這句話的另一個意思是,我們倆根本不在一條起跑線上。

女人說話的時候,大部分是自說自話;你專注去聽,會被搞得神經錯亂,最后出現與她們一樣的杞人憂天。

什么是幸福?幸福是一種日積月累,是一種沉淀,是一種過往生活的堆積。幸福是一種感覺,你注意到其中細如發絲的微小眼神,你忽略了無心的過錯,你放平了生活好像舞臺劇的心態,只如喝茶般慢慢適應由濃烈到隨和由刺激到不經意的一縷微甜,你就會覺得幸福。

我覺得吧,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。

愛情是什么呀,愛情那就是激素,道德是什么呀,道德就是約束,你激素過后就是靠道德來約束。天下間沒有哪一對戀人能逃得過生活的磨練,你再偉大的愛情你得吃飯吧,你得穿衣服吧,你得生孩子吧,你得干家務吧,這一切的一切不是一句我愛你,就能解決問題的。

  • 婚姻的本質是什么?婚姻的本質就在一個熬字,先是生米煮成熟飯,然后再熬成米粥,人們經常說女人是水做的,這水能載舟,也能熬粥,男人就是個米呀。粥字怎么寫,兩個弓加一個米,這說明什么?這說明兩個駝背的老人,被歲月的米黏糊在一起,這一輩子就熬成這一個粥。這個是積極,你覺得是一個熬字,是煎熬的熬,熬藥的熬,我覺得這個熬,它是一個煲字,煲湯的煲,這個湯好不好喝味道鮮美不鮮美,全在一個煲的火候,你看在那兒煲的時候吧,溫火在那兒嘟嘟嘟這么燉,打開蓋兒呢,里邊你也感覺咕嘟咕嘟在冒小泡兒,但是時間久了,這個湯你再嘗一嘗,滿屋飄香呀,比你熬的那個藥的味道可是好聞哪。

    女人找個自己喜歡的,勞碌一輩子;找個喜歡自己的,會享福一輩子。

    人這一輩子為什么要結婚呢?不就是為了給自己找一個相依為伴的親人嗎。你看,父母兄弟姐妹,遲早有一天要離開你,你要是有一個后代,說白了有一個血脈的話,你還孤獨嗎?人圖一時爽,那叫痛快,有快也有痛,人圖一世爽,那就叫幸福。

    人生就像一條河,只能奔走向前,不能回頭,一個人不可能同時踏進不同的河流,也不可能擁有所有的幸福,既已逝去就讓它隨風吧。

    你還記得我曾經問你的一個問題,什么叫歷史嗎?歷史就是那些被人記住的人和事。你就是其中一個,我已經把你收好了,在心里一個角落,我希望在我老的時候,一個人悄悄的打開他,看一看,僅此。我認識你的時候,我十六歲,你十七歲,我結婚的時候,我二十六歲,你二十七歲。結婚的前一晚上我肝腸寸斷,想著和你認識的十年,就這樣從我生命中消失了,我的生命少了十年,很快我有了老大有了老二,調動了幾次崗位,送孩子爺爺終老,這一晃又是十年,現在你突然來到我的身邊,讓我把這十幾年的記憶全部抹去,把孩子的成長,丈夫的變老,讓我把一起度過的難關通通的抹掉,我做不到。我一直希望,我的人生是一本可以隨手翻看的相冊,是一部不動的紀錄片,在這兒,我能看到我的孩子們,從小寶寶一直長大成人,等我老了,我也能有一張全家福,中間坐著一對老頭老太,那是我跟小王,孩子的爺爺奶奶,邊上也像我母親的全家福一樣,高高低低的站滿了孫子孫女。我不能在每次倒帶的時候只看到空白。

    王貴:老太婆,這是啥東西?

    安娜:褲衩。

    王貴:我咋越看越像口罩拉。

    安娜:現在年輕人流行這個。

    王貴:以前那,扒開褲頭找屁股,現在那,扒開屁股找褲衩

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發表評論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!
      深度閱讀
      名家散文  愛情散文  散文詩  抒情敘事  
      日本高清另类VIDEOHD